安联:2023-2025年全球经济展望.pdf

经济衰退(基本)得以避免。预计全球经济活动将于今年年底明年年初陷入低谷,随后在2024-25年出现低于趋势水平的增长。由于负面财富效应和预防性储蓄增加,消费需求将保持疲软。制造业去库存进程持续,全球贸易额跌至近两年来的最低水平,我们预计全球经济将勉强走出衰退,经济增速从2023年的-0.6%升至2024年的+3.3%。总体而言,美国2024年的GDP增速将仅为+1.1%,为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2025年将为

+1.7%;德国和法国2024年的GDP增速仅为+0.7%,2025年为+1.6%;预计2025年中国经济增速将放缓至+4.7%和+4.2%;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速将分别放缓至+4%和+3.9%,低于新冠疫情前的水平。

通胀(基本)受到遇制,利率政策谨慎转向。我们预计2024年全球通胀

率将降至4.3%,较2023年水平下降2个百分点,但2025年将保持在3%以上。短期内,大宗商品价格,尤其是能源价格,将带来波动。此外,工资快速增长将削弱企业盈利能力,尤其是在德国和英国,但鉴于经济增长乏力,不太可能出现螺旋式上升。最后,在未来六个月内,美元应会保持强势,从而给货币带来下行压力。在此背景下,继2023年11月最后一次

加息5.75%之后,美联储将在2024年夏季率先降息(全年总计下调100个基点),但关键利率的调整可能仍将是渐进和谨慎的。欧洲央行和英国央行将于2024年9月开始降息,全年总计下调50个基点。

政治大年,政策组合风险高。货币政策立场将使实际利率维持在200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在此背景下,财政重整将会启动,但与以往紧缩时期相比仍将是温和的,因为未来一年将是政治大年:占全球GDP 75%的国家将进行投票选举(美国、欧盟、中国台湾、英国、墨西哥、南非、土耳其等)。当前,面临需求减少、成本上升、定价能力下降多重挑战,企业盈利能力承压。虽然企业能够通过投资短期资产来抵消部分利息负担,但其现金正在迅速耗尽。特别是在欧洲,很多企业因受疫情影响产生的巨额债务将于2024-25年底到期,这将使企业面临经营困境。预计2023年全球企业破产数量将增加11%,2024年至少增加7%,其中西欧增幅最大。

资本市场:在微观韧性和宏观困境形势下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资本市场继续在宏观经济与微观经济形势之间的拉锯战中挣扎。鉴于经济着陆方式、政策决策(不确定性更高,持续时间更长)和整体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投资者仍保持警惕。尽管宏观经济不确定性上升,但目前投资者继续看好企业资产负债表的韧性,因为他们坚信,在宏观经济形势反弹之前,企业基本面将持续向好。在收益率曲线的长端,随着政策利率见顶,上行空间似乎已所剩无几,但由于2024年供需形势看起来不太有利,我们预计不会出现大幅下行趋势。因此,我们预计到今年年底前将维持横盘交易态势,2024年和2025年将出现小幅下跌趋势(到2025年,十年期美债收益率

将达到3.6%)。至于股市,我们认为基本面反弹的说法会在某种程度上带来回报:我们预计未来三年的总回报率为正值,年回报率约为7%至10%。企业信贷的情况亦类似:我们预计,尽管短期内会出现一些波动,但信贷风险仍将处于较高水平,因为企业资产负债表的韧性和融资成本上升的有限传导效应均未削弱投资者的投资兴趣。对于新兴市场资产,我们认为套息交易将保持强劲和吸引力,但国家别选择性仍将是影响业绩表现的一个关键因素。

全球经济将继续面临重重挑战,在2024年年底之前,由于货币政策收紧的累积影响,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美国2024年的GDP增速将仅为+1.1%,为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2025年将为+1.7%;德国和法国2024年的

GDP增速仅为+0.7%,2025年为+1.6%。总体而言,发达经济体主要市场的经济增长速度将比2022年慢两倍,并且由于利率居高不下,将继续出现局部衰退。

市场对中国政府提振经济能力的担忧正在加剧,我们预计中国经济将实现软着陆,2024年经济增速为+4.7%,

2025年为+4.2%。这将对新兴市场造成影响,2024年和2025年,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长将分别放缓至+4%和+3.9%,仍低于疫情前的水平。总体而言,预计2023年全球GDP

增长将放缓至+2.7%,2024年将放缓至+2.4%,均低于2019年的水平。

本文来自知之小站

 

PDF报告已分享至知识星球,微信扫码加入查阅下载3万+精选资料,年享1万+精选更新

(星球内含更多未发布精选报告.其它事宜可联系zzxz_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