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翔航空:2019年亚太地区航空基础设施报告.pdf

亚太地区铺设跑道长度超过5000英尺的机场共有1184个。在这些机场中,共有69个为该地区不断增长的航空市场服务的FBO和229个MRO设施。在这229个MRO中,有116个设施为固定翼提供维护服务,有136个为直升机提供服务。

澳大利亚拥有185架公务机和853架直升机,共有253个机场、21个FBO、17个固定翼MRO和35个直升机MRO为机队提供支持。就航空基础设施而言,澳大利亚是亚太地区最发达的国家。中国自2017年以来的航空基础设施数量有着显著增长,当前共有250个机场,12个FBO,35个固定翼MRO和31个直升机MRO为机队提供支持。尽管目前大多数的维修设施缺乏进行大型定检和大修的能力,但随着机队机龄和维修能力的提高,中国预计将成为下一个MRO中心。

香港依然面临着严重的容量过载的问题,并因世界各地不断涌入的交通而不堪重负。这座城市是128架公务机的基地,但仅拥有1个国际机场、1个FBO、4个固定翼MRO和1个直升机MRO。其有限的泊位载量,严重影响MRO的基础设施能力。1

总体而言,亚太地区拥有22个自营服务中心和158个授权服务中心。值得注意的是,MRO设施获得的民航局维修许可数量,反映了他们为当地或离岸注册的飞机提供维修服务的能力。亚太地区共有36个不同民航局颁发的维修许可,这与美国和欧洲的航空市场存在明显差异。美国与欧洲的维修设施不是经过美国联邦航空(FAA)的认证就是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的认证。除了FAA和EASA的认证,最常见的是中国香港航空处(HKCAD)、中国民航局(CAAC)和澳大利亚民航局(CASA)的认证。

德事隆拥有在亚太地区最大的公务机服务覆盖范围,包括1个自营维修服务中心和18个授权维修服务中心。巴航工业紧随其后,拥有14个授权维修服务中心。德事隆、庞巴迪、湾流和波音是仅有的几个在该地区拥有自营公务机MRO设施的OEM(庞巴迪2个、湾流1个、德事隆1个、波音1个)。

空客直升机在亚太地区的直升机维修服务覆盖范围最为广泛,拥有8个自营服务中心和14个授权服务中心。莱奥纳多直升机表现同样强劲,拥有2个自营服务中心和18个授权服务中心。在亚太地区,中国的FBO共有12个,数量仅次于澳大利亚,排名第二,这些FBO大多位于北京、上海、深圳等主要城市。并非所有的FBO均能提供现场海关和清关入境(CIQ)服务。现场CIQ服务使公务机旅客能在主航站楼以外的地方快速通过安检和海关。在亚太地区,有43家FBO具备这种现场CIQ服务。JetAviation,金鹿公务航空和宜捷航空是亚太地区最大的FBO服务
供应商。

2018年5月,Jet Aviation 收购了霍克太平洋,扩大了其市场份额。双方的合作为Jet Aviation在亚太地区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支持,其中包括了在新加坡和上海的服务中心。达索航空收购了宜捷航空MRO业务,极大的扩充了在亚太地区的服务覆盖范围,尤其是在其预计将实现显著增长的东南亚地区。缺乏停机空间也限制了MRO服务能力,使一些服务供应商仅能提供航线维修,而不能提供关键的大型定检和其它检修。

 

 

[报告已分享至本站QQ群,扫码加入下载即可,同时欢迎您与群友分享其它行业知识。
]

本文来自知之小站

本文来自知之小站

 

PDF全文已分享至知识星球,微信扫码加入下载本站所有报告

(星球内包含更多网站未发布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