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丰研究中心:2019年11月第17期跨国采购报告.pdf

2019 年以来,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为全球采购和供应链带来极不确定因素和重重困难。去年9 月,美国对自中国进口的消费品大规模征收惩罚性关税,受影响商品包括旅行用品、手袋和家具等。自此之后,不少服装和鞋履商品也进入加征关税产品之列。更令人担忧的是,中美两国的争端已经从贸易和关税延伸到科技和货币等范畴。目前看来,纵使双方已同意于未来数周重启谈判,中美达成重大协议的前景依然渺茫。

贸易战的影响已经远超全球两大经济体的边界,继而拖累全球经济增长、打击营商信心、以及颠覆全球供应链。为了避免额外的关税,一些美国服装公司迁离中国,然而发现其他生产国家,如越南和孟加拉国,存在严重的产能瓶颈,生产成本亦大为增加。与此同时,为了挽留订单,中国生产商积极降低生产价格,为欧洲和其他美国以外的零售商带来迁入中国生产的机会,以利用其成熟的供应链和庞大的产能。中美贸易战以外,国际商界非常关切英国可能无协议脱欧所带来的后果。若无达成过渡性安排,英国只能按照世贸规例与欧盟成员国进行贸易。对于在英国设有供应链和投资的欧洲和全球各地的企业,此状况将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鉴于谈判一般需时数年才能达成贸易协议,在离开欧盟之后,英国与欧洲贸易伙伴达成新的贸易协议将会遭遇困难。

生产和采购成本上升继续成为服装企业本年度最主要的两大业务挑战。不只中国,其他采购国家也出现成=本上涨问题,尤其是越南、孟加拉国和印度。很多采购国家,包括柬埔寨、土耳其、越南和墨西哥,以及中国的多个省份和直辖市也于2019 年上调最低工资,某些工资增幅更达双位数。然而,中美贸易摩擦亦压低不少原材料的价格,包括棉花和羊毛,为正在应对中美关税增加的进出口商带来喘息空间。货币方面,纵然全球经济出现阴霾,一些亚洲国家货币,包括印度尼西亚卢比、菲律宾比索和泰铢,在2019 年首八个月兑美元汇率维持韧性。但另一方面,由于国内经济和政治因素,一些货币,尤其是巴基斯坦卢比和土耳其里拉,兑美元大幅贬值。同一时期,人民币兑美元贬值约4%。

采购成本的不断上升刺激零售商和品牌商透过自由贸易协议和贸易优惠制度获得更多节省关税的机会,如多米尼加共和国 – 中美洲自由贸易协议和非洲增长与机遇法案。当中值得留意的是于2018 年11 月签署的美国 – 墨西哥 – 加拿大协议(虽然仍需待美国和加拿大批准)。另外,美国已经从其普遍优惠制度下指定的受益国名单中剔除印度和土耳其两个国家。而今年2 月,欧盟正式启动为期18 个月的针对柬埔寨民主和人权发展的调查,可能会因此撤销柬埔寨“除武器外全部免税”的关税优惠待遇。

 

[报告已分享至本站QQ群,扫码加入下载即可,同时欢迎您与群友分享其它行业知识。
]

本文来自知之小站

本文来自知之小站

 

PDF全文已分享至本站知识星球,微信扫码加入下载,年更6000+精选报告

(网站仅上传少数报告,加入星球下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