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劳工组织-平台工作与雇佣关系.pdf

劳动世界的未来全球委员会最近的报告指出了平台工作“在未来不断扩张”的潜力(全球委员会,2019,第 44页)。对更高的灵活性和更好的工作生活平衡的需求是平台工作增长的驱动因素之一(欧盟委员会,2017 ,第64-65页;经合组织,2019,第15页)。这种扩张也带来了就业机会,让工人获得“新的创收机会” (S.P.Choudary,2018,第6-7页)。例如,因健康问题只能在家工作的工人因此获得了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机 会(J.Berg等,2018,第40页)。平台型就业对整个社会也有好处。例如,消费者可以从一些过去无法获得的 服务中获益(J.Prassl,2018,25)。同时,平台工作在某些方面也存在问题。不遵守劳工标准和较低的(准) 财政义务为平台提供了比竞争对手更多的优势(V.De Stefano和A.Aloisi,2018,第5页)。此外,对平台服务的 需求还与平台降低企业用户成本的能力等方面有关(ILO专家委员会,2020,第137页)。诸如此类的特点和在 线平台的全球覆盖面可能导致工人之间的激烈竞争,通常会导致工资较低。此外,此类工作安排很可能导致工作 条件恶劣,并使得经济不安全的问题持续存在(J.Drahokoupil和B.Fabo,2018)。
人们使用了各种各样的标签来描述本文所探讨的主题;这里仅举几个例子:“零工经济(gig economy)”、“ 协作经济(collaborative economy)”、“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按需经济(on-demand economy)”、“众 包就业(crowd employment)”。不仅“有越来越多的不同标签,【而且】参与这一领域的企业数和人数也在增加” (V.De Stefano和A.Aloisi,2018,第6页)。在本文中,“平台工作”是用来指称这种异质性平台及其与劳动世界 互动的总称。尽管缺乏统一的概念,多个国际和欧洲机构、学者和平台都在试图描述这一现象。
例如,在欧洲层面,欧洲改善生活和工作条件基金会(Eurofound)将众包就业定义为“利用在线平台使组 织或个人能够接触到不确定的、未知的其他组织或个人,以解决特定问题或提供特定服务或产品以换取报酬的一 种就业形式”(Eurofound,2015,第107页)。在最近的一份出版物中,平台工作本身被简洁地描述为“通过在 线平台对有偿劳动力的供给和需求进行匹配“(Eurofound,2018,第3页)。欧盟委员会在有关透明和可预测的 工作条件的新指令出台前发布的分析文件中也使用了Eurofound的定义:众包就业呈现出一种情况,即“在线平 台匹配雇主和工人,较大的任务通常会在工人的’虚拟云’中进行拆分和分配”(欧盟委员会,2017,第19页)。
在国际层面,国际劳工组织内部进行的研究使用了“数字劳动平台”的概念,1“既包括基于网络的平台,即通 过向地理上分散的人群公开征集将工作外包(“众包工作“),也包括基于位置的应用程序,将工作分配给特定地 理区域内的个人”(J. Berg等,2018,第15页)。经合组织则将涵盖众包工作和基于位置的工作在内的平台工作 定义为“以应用程序(即专门设计用于移动设备的软件程序)或网站为中介的交易,通过算法将客户和顾客与提 供服务以换取金钱的工人进行匹配”(经合组织,2019,第14页)。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上述研究,众包工作平台将工作 “ 众 包 ” 给分散的人 群,而跑腿兔( Taskrabbit )、优步和户户送( Deliveroo )等基于地点的应 用程序 “ 将工作分配给特定地理区域内的个人 ” ( J.Berg 等 , 2018 , 第 1 5 页)。
某些机构和学者对此做了进一步的细分,V.De Stefano和A.Aloisi详细阐述了进一步细分的原因——这些工人的 工作在很多方面都不一样,因此可能需要采取不同的监管方式(A.Aloisi,2016,第660-664页;V.De Stefano和 A.Aloisi,2018)。在这方面,“线上”完成的服务(如微任务、数据输入、完成调查、标记照片、商业咨询等) 和通过数字方式匹配在但“线下”世界中执行的服务(例如,运输、配送、家政、美容服务)存在差别(A.Pesole 等,2018,第4页)。虽然众包工人大多完成的是“文职类”任务并在区域或全球范围内竞争,但相反,基于地点的 工人更多参与的是“体力类”职业,并在当地环境内竞争。后者必须达到平台所要求的关于服务质量的最低标准。
这些工作形式都是“由信息技术促成的,并利用互联网对工作和服务的供需进行极速匹配”,同时使用能及时 获得的劳动力,并通常以“现收现付”的方式向劳动者支付报酬(V. De Stefano,2016a ,第475-476页)。这些 相似之处使得我们可以在同一文章中同时讨论这两种类别。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迄今为止,大多数法律体系主 要是针对当地的按需工作。这一点在第3节中尤为明显。因此,本研究报告将不对众包工作进行广泛介绍。

本文来自知之小站

 

PDF报告已分享至知识星球,微信扫码加入查阅下载2万+精选资料,年享1万+精选更新

(星球内包含更多网站未发布精选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