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亚太地区航空基础设施报告.pdf

亚太地区共有3566座机场,这其中不包括直升机场等没有跑道的 其他类型的机场。这些机场总共有72间固定基地运营商(以下简称 FBO)和261间维护,维修和大修(以下简称MRO) 设施,来服务于地 区不断增长的公务机市场。261个MRO中,137间设施提供固定翼维 修服务,153间设施提供直升机维修服务。
澳大利亚是亚太地区通用航空基础设施最为发达的国家。截至2019 年年底,该国有1449座机场、23间FBO、22间固定翼MRO和44间直升 机MRO来支持其199架公务机和855架直升机机队。
中国内地就公务机和通用航空基础设施而言,是第二发达的地区。拥 有428座机场、13间FBO、38间固定翼MRO和32间直升机MRO来支持 其的航空市场。尽管大多数设施缺乏执行大型定检和大修的能力,但 随着其机队机龄的增长和维修能力的提高,预计我国将成长为一个 MRO中心。
中国香港拥有122架公务机(数据统计至2019年年底),是亚太地区 第四大公务机市场。尽管拥有庞大的机群,但香港却只有一个国际机 场、一间FBO、六间固定翼MRO设施和一间直升机MRO设施。香港停 机位的容量限制,严重阻碍了这些设施的MRO能力。
在亚太地区的72间FBO中,澳大利亚的FBO数量最多,达到23家。中 国的FBO数量仅次于澳大利亚,为亚太地区第二多,共有13家,主要 分布在北京、上海和深圳等大城市。
并不是所有FBO都提供设施内的海关入境检疫(CIQ)服务。在可能的 情况下,CIQ允许公务机乘客可以在主航站楼外的特殊通道快速进行 安检和海关。在亚太地区,有46个FBO配备了设施内的海关入境检疫 (CIQ)。Jet Aviation和金鹿航空是该地区最大的FBO服务提供商。
截至2020年11月,亚太地区共有31家制造商自营维修中心。因为今年 制造商收购一些知名的亚太地区的维修公司,这一数字比去年有了 显著增长。达索对ExecuJet的收购和德事隆航空公司对Premiair的 收购使这两家OEM公司都增加了他们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亚太地 区还分布着153个授权服务中心。
亚太各国家和地区共有40个不同的航空监管机构,这与美国和欧洲 市场截然不同。在美国和欧洲市场,维修设施要么由美国联邦航空局 (FAA)批准,要么由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批准。除了FAA和EASA之 外,一些最常见的由各地民航局批准可以进行维修的飞机注册包括中 国香港或中国的“B”注册、印度的“VT”注册和澳大利亚的“VH” 注册。
达索拥有亚太地区最多的直营维修中心,多达7间。德事隆有4间,位 列第二。巴航工业虽然在该地区没有任何直营维修中心,但拥有最大 的由15间的授权服务设施组成的网络,其次是德事隆的10间。
莱昂纳多和贝尔直升机在该地区也拥有强大的实力,莱昂纳多有直 营MRO和20家授权服务设施,贝尔拥有两家自营MRO和16家授权服 务设施。

本文来自知之小站

 

PDF报告已分享至知识星球,微信扫码加入查阅下载2万+精选资料,年享1万+更新

(星球内包含更多网站未发布精选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