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至2019年中国教育行业并购活动回顾及趋势展望.pdf

目前来看,各大院校及线下培训机构在疫情的特殊时期均无法开展线下教学,学习需求向线上进行转移。2020年1月27日,教育部宣布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1月28日国家卫健委要求各类托育机构、3岁以下婴幼儿的早教机构、亲子园,暂停开展收托、保育服务和线下培训活动后;各省教育局均基于当地疫情情况,宣布线下培训机构关停、全国各省市学校开学时间均延期至3月待定。

受到疫情影响,对课外培训机构,尤其是规模较小的线下机构冲击不可小觑。对规模较小,线上化能力较差的培训机构来说,这是最艰难的时期,一方面收到大量退费申请,对其现金流产生巨大压力;另一方面,房租、人工等为了维系运营持续发生的固定成本支出,进一步加大资金缺口。在政府陆续出台房租减免、税收优惠等措施以扶持中小企业渡过难关的同时,我们也看到此类培训机构积极谋求自救,或协商课程延期,或通过与大型培训机构及线上培训机构/平台合作,将课时转移至合作伙伴及线上等,尽量减少现金流上的损失。在这场与时间赛跑的比赛中,能否转型成功是关键,而现金流的充裕将决定这部分机构的生存。

此次疫情对于纯线上或拥有线上布局的培训机构,特别是中大型教育机构而言,不失为一个机遇。消费者对于在线教育的接受程度势必有所提高,特别是对于前期尚较难进入的下沉市场。对于全国性及区域性的龙头企业,大多早有线上教育的布局,因此将线下培训课程迁移至线上或推出线上新课程,并借机大力开展线上营销成为其最佳选择。随着这一波的流量涌入,在疫情的“推助”下,尤其对于头部的教育机构,一直饱受行业诟病的高获客成本问题或将大幅降低。然而,全民在线只是暂时的,这波线上教育的“春天”亦面临持续挑战。短期而言,线上教育的基础设施能否支撑突然暴涨的流量,师资力量是否充足以提供相匹配的教学辅导服务等,均为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从长期而言,疫情过去,学校授课及线下机构终将回归线下,如何将这些新增流量转换成自身平台的新增付费用户,如何提高这些流量的留存率,成为衡量此次疫情是否对在线培训机构产生真实收益的关键指标。

对于各地学校及政府而言,选择与不同的第三方企业及平台合作及时推出在线课程,带动的是教育信息化的进一步推广和广泛应用。在教育信息化1.0时代,多注重联网和设备硬件的普及推广;自2018年提出教育信息化2.0以来,则多倾向平台、内容以及实际应用。这也体现从底层设备基础搭建向教育创新,线上线下融合的转变。但实际上,当前校内教育信息化的产品及应用多为辅助功能,即实现校—家长—学生的协同或信息化平台的搭建,而较少涉及教学内容的输出。随着本次延期开学及在线教学的通知要求,教育信息化2.0得以真正从辅助应用向教育创新、线上线下融合转变。全国各省市已陆续上线统一录制的学习课程,学校则结合教育教学实际,制定本校方案,推出独立课程。以上海为例,2020年2月18日宣布自3月2日起,上海所有大中小学开展在线教育,学生不到校。市教委针对基础教育、中职教育和高等教育分别制定在线教育指导意见,进行授课师资选配和课程录制、网络平台搭建、终端服务保障、教学辅助资源聚集和在线教学管理制度建设等多项工作。2B和2B2C模式的平台型企业如钉钉、一起学等在与学校及政府的合作中获益。然而,在疫情结束后,如何实现线上和线下教育的有效结合,寻找相辅相成的应用场景成为教育信息化企业及学校均需要探索的全新课题。

综上,本次疫情对于线上教育,在短期内是一次利好,是推动在线教育高速发展的一个催化剂,对于其长期发展,我们仍持谨慎乐观的态度。诸多大型教育企业已向综合型教育集团转变,在线教育成为其必不可少的业务形式之一,亦有助于其快速在教育产业链的全方面布局。对于教育信息化,此次疫情必将推动校内教育信息化的进一步发展。不论是平台、硬件、技术或是内容的提供商,均会得益于政府对于在线教育的实施举措。







 

 

知之小站报告分享:PDF全文已分享至本站QQ群,扫码加入下载即可,同时欢迎您与群友分享其它行业知识(群内年分享3600+精品报告)。 本文欢迎转载,须注明来自知之小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