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马威-中国经济观察:2019年三季度.pdf

2019年2季度中国经济增速进一步放慢。2季度GDP实际同比增长6.2%,比一季度下降0.2个百分点。上半年同比增长6.3%,比2018年全年增速(6.6%)下降了0.3个百分点。

  • 从产业结构来看,服务业对GDP的增长贡献率为60.3%,继续领先其他产业部门;第二产业增速较一季度回落0.5个百分点,成为GDP增速的主要拖累。
  • 从需求端看,消费依旧是经济增长的主要支撑。1-6月,最终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60.1%,拉动经济增长3.8个百分点;虽然较一季度小幅回落,但仍然占据绝对主导。6月社消零售表现亮眼,名义增速9.8%,较5月上升1.2个百分点;实际增速7.9%,较5月上升1.5个百分点。汽车消费的回升是6月份消费增速创新高的主因。由于“国五”标准汽车强力促销去库存,6月份汽车类消费增速达到17.2%,比5月份上升15个百分点。
  • 投资增速小幅回升,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8%,增速比1-5月提高0.2个百分点。其中基建和制造业投资均在低位有小幅反弹,而房地产投资由于销售的下降和融资环境的收紧而面临下行压力。
  • 上半年中国出口基本持平,较2018年全年增速下滑9.8个百分点。其中,6月出口同比增速为-1.3%,再度转为负增长。上半年中国进口增速为-4.3%,较2018年全年大幅下滑20.1个百分点。由于出口放缓而进口大幅下跌,上半年实现贸易顺差181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459亿美元,但我们预期下半年贸易顺差将有所缩小。
  • 生产方面,6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6.3%,较5月回升明显,但受内外需疲软影响,上半年工业增加值同比较2018年全年低0.2个百分点。1-6月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均高于规模以上工业,产业结构优化。

国际方面,2019年上半年全球经济仍然维持弱势。6月,全球制造业PMI指数收于49.4,已连续14个月出现下滑态势,且连续2个月低于荣枯线以下。全球主要经济体中,美、欧、日制造业PMI指数也均不断创下新低,6月分别收于51.7、47.6、49.3,较上月均出现下滑。先行指标PMI的持续性下跌预示着全球经济增长在2019年下半年可能面临较大的冲击,一些国际机构纷纷下调2019年经济增长预期,例如,IMF从2018年10月以来,连续4次下调全球经济增长率至3.2%,大幅低于最初3.9%的预测;世界银行也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从1月的2.9%下调至6月的2.6%。随着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外需将进一步萎缩,国内经济增长的下行压力进一步扩大。另外,由于中美经贸摩擦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已导致今年6月中国对美国出口增速再度回落至-7.8%,中国对美出口占中国出口总额的比重也由2018年的19.2%下降至2019年上半年的17.0%,小于欧盟。美国退居为中国第二大出口目的地。预计下半年中美经贸摩擦仍将是中国外部环境所面临的最主要不确定性因素。

面对内外环境的多方压力,中国采取了更积极的财政政策以加强逆周期调节,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1)增加专项债额度并加快发行节奏;2)增加赤字规模;3)财政支出节奏提前;4)大规模减税降费。从上半年的情况来看各项财政政策都已落地,截至6月底,专项债发行额度已达到1.39万亿元,占全年新增限额的65%,预计9月份将完成全年的发行指标;财政赤字规模1.57亿元,已占全年财政赤字拟安排量的57%;全国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0.78万亿元,同比增長3.4%,其中二季度增长仅为0.8%,而上半年财政支出12.35万亿元,同比增长10.7%;全国税收收入增速仅为0.9%,为近十年来最低值,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是主因。加力提效的财政刺激使得上半年国内经济运行平稳,下行趋势得以有效遏制,宏观经济呈现出一定韧性。但需要注意的是,上半年财政收入和支出缺口的扩大势必将挤压下半年财政政策的发力空间,如果下半年经济出现新的下行压力,可能需要财政政策出台新的工具。

 

中国经济观察:2019年三季度

  

本文来自知之小站

本文来自知之小站

 

PDF全文已分享至本站知识星球,微信扫码加入下载,年更6000+精选报告

(网站仅上传少数报告,加入星球下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