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莱德:2020年全球投资展望.pdf

我们预期2020年经济增长有望小幅反弹,经济衰退风险有限,这有利于风险资产表现。持鸽派立场的央行在2019年所采取推动市场的宽松措施基本上告一段落。通胀风险被低估,加上近期有所缓和的中美贸易紧张局势仍具不确定性,促使我们在2020年采取适度偏好风险的立场。

  • 2019年央行不寻常地在周期末段转向鸽派立场以抵消全球贸易紧张局势的不利影响,但是我们预期2020年的宏观环境将与2019年形势显著不同。美国将暂停降息步伐。欧元区及日本须借助财政政策来提振经济,但我们预期2020年不会有实际性的支持。然而,新兴市场仍有推出货币刺激措施的空间。
  • 因此,增长成为支持风险资产表现的主要因素。我们的基本情形是宽松金融环境将带动增长温和回升,而美国通胀压力会略为上升。我们认为中国经济正逐步企稳,但再度推行大规模刺激措施的可能性不大。全球制造业活动及房地产等受利率影响较大的行业有望带动经济在明年上半年逐小幅回升。
  • 对我们的展望构成主要风险的是宏观形势逐渐转变。其中一项风险是增长持平但通胀上升,这可能使股票与债券回报通常呈负相关的关系发生改变,从而削弱债券分散投资风险的作用。
  • 经济放缓加剧是另一个须考虑的风险要素。虽然中美贸易摩擦暂缓,但若任何全球贸易争端的重大升级,不仅将打击市场情绪,也会使制造业复苏及资本开支回升之势(这是我们战术配置观点的基础)打折扣。
  • 鉴于经济增长前景好转,而且在当前宏观环境下,价格仍然处于合理水平,我们仍然维持适度增持股票及债券的观点。然而,我们对细分资产观点作出重大调整。根据我们的基本情形,预料周期性资产有望出现反弹:我们看好日本和新兴市场股票,以及新兴市场和高收益债券。鉴于2020年美国大选的不确定性,我们对美股持审慎态度。
  • 债券(尤其是美国以外地区债券)收益率趋近下限,削弱了政府债券防御投资组合风险的作用。这使我们重新审视投资组合的抗跌性。无论是从2020年走势或投资组合策略部署角度,我们均看好美国国债多过其他核心政府债券。短线而言,我们看好短期美国国债,且认为通胀挂钩债券有助抵御宏观形势转变带来的风险。

增长小幅反弹

由于金融环境较宽松的影响开始传导至经济活动,我们认为全球经济增长拐点已现。推动经济增长的多项因素发生变化,制造业、商业支出以及房地产等受利率影响较大的行业有望带动经济小幅回升。

影响:我们维持适度偏好风险的立场,并选持有望取得出色表现的日本及新兴市场资产等周期性资产作为短期战术配置。

刺激政策暂缓

随着贸易紧张局势的风险缓和,我们认为经济基本面将成为影响2020年市场表现的因素,而意外地放松货币政策及推出财政刺激措施的空间减少。主要央行倾向维持宽松政策,利率及债券收益率可能继续在低位徘徊。

影响:在经济增长放缓、利率低迷的环境下,获取稳定收益至关重要。我们看好新兴市场及高收益债券。

重新考虑抗跌性

多个发达市场债券收益率接近下限,使政府债券在股票遭抛售时防御投资组合风险的作用削弱。随着市场日渐重视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SG)风险,侧重于可持续投资有助提高投资组合抗跌性。

影响:我们认为美国国债比收益较低的同类债券更有利于防御投资组合风险,而通胀挂钩债券有助抵御通胀风险。

2020年上半年全球经济增长拐点已现。多国央行不寻常地在周期末段转向鸽派立场,导致金融环境更趋宽松。宽松政策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一般会滞后,本轮宽松政策的滞后效应尤其明显,因贸易保护主义涌动抵消部分影响。从上图“增长脱节”可见增长GPS指标(黄线)与仅根据金融环境指标(橙线)得出的估计预期增长之间的差距。我们预料经济增长将小幅反弹,恢复周期末段扩张趋势常态。然而,受贸易保护主义拖累,宽松金融环境的影响不大可能完全转化成刺激增长加速的动力。

我们认为中美两国均希望在2020年暂停贸易冲突,但谈判过程可能会出现波折。贸易压力趋于平缓,使全球贸易活动暂时获得喘息的机会。我们认为中国经济正逐步企稳,但领导层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意愿甚微,过往刺激政策提振全球经济增长的情况难以重演(�12页)。欧洲及新兴市场经济体2019年表现疲弱,但明年有望复苏,带动平均增长率上升。

我们认为驱动全球增长的多项因素也出现了变化。制造业(尤其是汽车、资本货物、半导体)和受利率影响较大的房地产等行业以及商业投资可能带动增长反弹。但中国不会大规模推行刺激措施,将令增长幅度受限。随着储蓄率上升,美国个人消费开支将略为放缓,但工资涨幅强劲及就业数据持续缓步增长可令整体消费开支保持稳健。总括而言,我们上调风险水平的观点以预期增长回升为基础,而全球工业产值及贸易回稳可带动周期性资产(尤其是估值偏低的资产)在战术配置方面取得出色表现,这支持我们适度增持依赖全球贸易的地区及公司持仓(例如日本及新兴市场股票)的观点。新兴市场国家推行宽松货币政策亦为此观点提供支撑。主要风险何在?中美贸易谈判破裂,或贸易保护主义压力蔓延并加剧,则可能有损营商业及市场情绪,令我们预期的增长反弹之势打折扣。

 

  

本文来自知之小站

本文来自知之小站

 

PDF全文已分享至知识星球,微信扫码加入下载本站所有报告

(星球内包含更多网站未发布报告)